当前位置首页 > 男生点击榜

「完整版」—《珠胎间结王浩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阅读次数: 次  来源:  发布时间:2018-10-05

 尺度版《珠胎暗结》小说百度云txt目录【尾声+番外】+完整章节+剧终版+全篇

主角:王浩,林思佳

声明:涉及敏感以下内容处理—前往—关注【夜风书城】微信-公众号-发送:9 阅读正确文。

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10月5日消息,据路透社报道:

珠胎间结

 

 

这一夜,我睡的格外香甜,梦里无数次梦见我那美艳无双的老板娘。

清晨起床之后,我照例出门跑步,想到老板娘需要避孕药,我专门出去找了一个24小时的药店,给她买了一盒毓婷。

回房间洗完澡之后,老板娘和吴莉已经起来,正在餐厅准备吃早饭。

我来到餐厅,便看见满面桃红的老板娘正端坐在餐桌前,与吴莉边吃边聊,老板娘的气色出奇的好,整个人似乎平添了几分妖娆的魅惑。

见我进来,老板娘眼神一阵荡漾,殷切的笑着问我:“王浩,昨晚睡得怎么样?”

我见她那如水一般的眼神,想到昨晚,这位美艳无双的老板娘已经臣服在我身下,心里涌上强烈的骄傲与满足。

我急忙回了一句:“嫂子,我睡得挺好的,谢谢关心。”

说着,我又问:“陈总呢?”

老板娘说:“他还没起床。”

吴莉这时候调侃道:“我看你满面春光的样子,昨天肯定把老陈累坏了吧?”

“哪有……”老板娘羞臊的看了看她,余光又偷偷看向我,只有我们两个知道,让老板娘到现在还满面春光的男人,不是陈总,而是我。

这时候,陈总穿着睡袍走了进来,一进来就在老板娘旁边坐下。

我因为心虚不敢看向陈总,吴莉却忽然开口调侃:“老陈,昨天晚上为了喂饱思佳,你可没少出力吧?”

陈总的表情登时就变了,紧接着看向我,眼神之中带着精芒,我知道,他心里肯定非常不爽。

我忍不住暗骂吴莉,这个女人真是讨厌,开玩笑也没个分寸,这时候说昨晚陈总没少出力,他肯定第一时间想到我啊,心里说不定都要恨死我了!

老板娘这时候急忙开口:“莉莉,别净瞎说,我们家老陈脸皮薄,不像你那么厚!”

吴莉见陈总表情不是太好看,便知道自己玩笑可能开的有点过火,当下也识趣的岔开话题,道:“哎对了,咱们今天去温泉酒店,几点出发啊?”

老板娘看了陈总一眼,说:“等我们家老陈上班走了,咱们回去收拾点日用品就过去吧,山里景色很好,可以溜达溜达。”

陈总这时对我说:“王浩,你嫂子体质比较弱,你开车一定要小心谨慎,知道了吗?”

我连连点头:“知道了陈总,您放心。”

陈总又看向老板娘,说:“思佳,你这段时间要少点劳累,少走路,也不要做剧烈运动。”

吴莉又笑着插话道:“咋了?思佳你怀孕了?”

老板娘白了她一眼:“瞎说什么呢!”

陈总这时候一本正经的说:“确实要多加小心,万一怀了自己又没注意,很容易就把孩子折腾掉了。”

我估计,陈总对老板娘有可能怀孕所抱的希望很大。

在他看来,我在老板娘排卵期的时候跟她连续来了两天,而我年轻力壮,种子的存活率应该也很旺盛,怀孕肯定比较容易,但他不知道的是,我口袋里装着一盒毓婷,正准备找机会给老板娘吃下去,避免怀孕。

老板娘也听出他话里的意思,虽然表面上答应的很好,但我还是能从她一闪而过的表情里,看出她对老板的不满,甚至怨恨。我接了电话,小惠开口就说:"我今晚有事,不回去了!",那段日子她经常有借口不回家,对这个,我从不多问。我说:"好的!",她突然问我:"你在哪啊?"我想我真不该撒谎,但没办法,我说:"在回去的路上!",路上有车,她应该可以听到声音。挂掉电话后,眉姐已经走了很远。而我竟以为她还在我的身边。我愣在那里没有走,看着她,她一直走慢慢地走着。不多会,她停了下来,然后站在那里不动,我跟了上去。我走到了她的背后,我不知哪来的勇气,就在她转身的时候,突然把她抱在了怀里,我想我没有机会了,就算是再一次不理智吧!她僵硬地被我抱着,我以为会有改变,但她冷冷地说:"放开我吧!"。 我没有放,也没有做别的事,感觉两人的身体还是离的很远。她又说:"放开我吧!"。 我放开了,我看到她的脸红了,她没有看我,很平静地转过去。她仍旧没从打击中走出来吧,她无力,什么都不想去想了。当我再次走到她身边的时候,我看到她哭了,脸上都是泪。当我看到她的泪水的时候,我控制不住了,皱着眉头对她说道:"别这样,你别这样,我从没改变,一直是你的小童!我爱你,爱你,我从没改变,我想你,我以为我能忘掉你,我也试图去努力过,可我忘不了,一刻都忘不了!"。 她哇地一声哭了,然后扑到了我的怀里。我们都没说话,我紧紧地抱着她,好珍惜,好甜蜜,我的泪也忍不住地出来了,可是这甜蜜并没有多久,她的理智来了,她平静地离开了,然后擦掉了眼泪。"再不要联系了,答应我!",她说。"不可能!",这个拥抱再次点燃了我的激情,我想我无法改变了。"没有办法的,谁都改变不了!"。 "我们从新开始吧,就当以前都没发生过,从新开始吧!",我凄苦地说。她摇了摇头。我想我是疯了,我说了句话,"如果,如果我现在不放过你,你会不会恨我?"。 我幼稚地用这种挑逗性的话语来让悲伤的画面停止。她没说话。我似乎不想多去考虑了,看着她,我生起了一种欺负她的想法。我再次抱住了她,什么都不说,去吻她,抚摸她,她没有动,像个木偶一样任由我的粗鲁行为。最后,我停了下来,为自己的羞耻感到恶心。她的泪再次流了下来,闭上眼睛说:"还要欺负我吗?"。 我不说话。她愣了会,开始往前走,我没有跟上去,一直走在她的后面,又回到公寓下面的时候,她走了进去,我愣在那里看着她的背影。心里无限滋味,是苦,是甜,是酸,是怨,无法说清。那些不知趣的侵袭,触摸,让我在第二天从公司拿了三十万给菲菲,并对她说:"告诉她,这钱是你问大壮借的!"。 眉姐注定是不会收下这钱,但是因为这,我和小惠发生了最大的一次争吵,她做出了让眉姐无地自容事。我想我是罪人,一切都是我造成的。那晚回去后,我一直没有睡着,电视开着,一眼看不进去,只是躺在沙发上不停地抽烟。那个时候,我已经平静了,越来越像个结过婚的老男人了,我时常想"婚姻带给我们什么"这个问题,每次都有不同的答案,但在那天,我突然感觉到,婚姻和爱情不过一样,只是爱情刺激,婚姻烦琐,它在平淡无奇,甚至讨厌的生活中让一个男人变的平静。而爱情是让一个男人成熟。一个小男人会被婚姻变的冷静,而爱情会让他变的成熟,这是我的体会。她几乎时刻充斥我的大脑,在我思考人生,爱情,婚姻的时候,她总是在我的思维里不停地穿梭。对于这个女人,我不是不想去忘记,我也试图去忘记过,可就是忘不了,在我没认识她以前,我根本不会这样的痴迷爱情,也不会想到在我身上会有这种比传说中,书上,电视上演的要感动多的爱情。到底是什么让我如此的迷信爱情,单单是这个女人吗? 我想也许不是,应该是她和她带来的时间,空间,以及那些和她参与的事件,是一种无法解释的环境让我痴迷,应该是这个。我在深从此的意识里已经绝望了,可在浅意识里,我知道她是我最爱的女人,是我一生也许只会碰到一次的爱情给予的女人,逃不过了。小惠去哪了,我几乎一刻都没想起,也许有人骂我自私,即使婚姻不顺,小惠并不像个贤惠的妻子,你也不该这样的为了一个女人游戏婚姻。我想我无法回答这样的一些问题,也许一张嘴就是我的错了,可是我无法让自己从那深渊里趴出来,我也不想趴了,陷到什么地方就什么地方吧! 过了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打了电话给大壮,大壮接的时候,似乎是和蓝菲菲在一起,他说:"于童,什么事啊,菲菲在呢,你可真会选时间啊!"。 我说:"那正好吧!菲菲在你身边吗?""什么正好,你存心的是吧?""她在不在?""不在,去卫生间了,要找她,让她去你家!",大壮有些不开心。我犹豫了下说:"这样,我想从公司里拿出三十万来,让菲菲交给她,但是我又不能让她知道是我给的,所以想让菲菲说是从你那借的,要不你直接说是你借菲菲的!""操,你疯了,你脑子没坏吧,我看你跟她可真是般配,两个傻瓜,笨蛋,为了爱情,家破人亡才开心是吧?"。 "钱算我的,我先抽出这些,应该不影响公司!"大壮听了我的话,赶紧说:"哎,小童,不是这意思,我大壮是这样的人吗?只是我以一个比你成熟多的男人告诉你,不值得,没必要!"。 "我想了很久了,我有必要,如果我不这样做,我无法对得起我自己,我无法给自己的过去一个交代,甚至无法对得起自己的人格!"。 "还他妈的人格,我看你是鬼密心窍,你给我清醒下,等这事过后,等多年后,你会感觉自己的行为可笑,等你以后经历--",他降低了声音说:"等你经历了很多女人之后,你会感觉她们不过一个样,没那么多爱,都是玩玩的,那个时候你会用巴掌左右抽自己的脸,哭都没地方哭去!"。 "那我问你,你说这世界有没有爱情?",那是我第一次认真地问大壮,不含任何玩笑的口气。"有是有,可都是暂时的,是她爱你,你爱她的时候才有,可人家现在都不爱你了,也就是说你爱的那个人死了,你还这样干嘛?"。

您还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